首頁 電視直播 黨媒聚焦 今日頭條 搜狐號

要聞

畫壇"黑馬"余本海

來源:岳陽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2-20

    岳陽廣電全媒體訊(記者 /劉衍清) 一個春寒料峭的日子,記者迎著蒙蒙細雨,來到享有"東方日內瓦湖"之稱的岳陽南湖,在"向陽水岸"附近的一棟樓盤采訪了一位在本地名不見經傳,但在北京、河北、河南、陜西、浙江、廣東等地擁有大量粉絲的中年畫家,他就是剛從北京回湘的余本海先生。

       

    凹居畫室自風流

    夾緊胳膊,縮攏身子,穿著厚厚御寒衣服的我穿過一條僅50多公分寬的小巷,然后低著頭,小心翼翼地跨出一道門坎,轉過身來,便是畫家余本海的工作室。

    說是工作室,其實連地下室也不夠格,原本是這棟樓宇一間小小的防潮層。余本海購屋后朝下挖土,防潮屋"凹"下40多公分,于是工作室一度取名“凹居畫室"。很難想象,這樣"寒磣”的陋室,一年居然誕生了數以千計的"余本海作品",并且通過網絡平臺飛往全國各地,被他的“粉絲們爭相收藏,有的還是小有名氣的專業畫家。

1550650533121491.jpg

1550650218687518.jpg

    應該說,余本海是岳陽畫家圈里網絡售畫做得最成功的藝術家,也是岳陽人自己最不了解的一位名聲在外的藝術家。10年前,余本海還在清華大學美院霍春陽傳統繪畫高研班學習時,這位來自湖南岳陽的"千里駒"就受到"伯樂"們的賞識。清華大學著名美術教育家、畫家霍春陽教授點評學生作品時,特意指著余本海的畫對周圍的弟子們介紹:“你們不是問我什么是好筆墨嗎,這樣的筆墨就是好筆墨“,而且連連說"不容易不容易"。著名美術評論家、中央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副所長陳綬祥也曾指著擺在自己面前的余本海作品說:“看你的畫,我知道你已入道了,畫面筆墨高古,干凈磊落,沒有一點俗氣;你還年輕,只要持之以恒,循序漸進,你的藝術人生之路就會異彩紛呈”。

   

    破釜沉舟作“北漂”

    余本海何許人也,受到美術大腕們的如此器重?他的藝術人生又是怎樣起步的、怎樣發展的,在余本海的"凹居畫室",記者利用他創作的間隙,浮光掠影地捕捉到一些碎片。

    余本海,1965年出生于洞庭湖西岸的岳陽市君山區廣興洲鎮黃安村,村莊與滾滾長江僅一堤之隔,而村民們往返岳陽必須經過洞庭湖,余本海從小就在被稱為"河西"的水鄉長大。幼時,父親在村里教書,受家庭環境影響,余本海從5歲開始就練起書法和繪畫,直到高中都沒間斷。但匪夷所思的是,那時余本海這樣的農村娃,居然不知道繪畫也可以上大學,1981年余本海參加高考,以優異的理科成績考上了湖南農業大學,學的是畜牧。1985年畢業后分配到一家央企的農場擔任農技干部,而且一呆就是20多年。

    那些年,余本海初心不改,對書畫的癡迷已經深入骨髓。只要有出差或休假的機會,他就上門拜師求藝,曾師從鐘增亞、黃定初等湖湘著名畫家。他還多次自費前往北京,到故宮、中國美術館、798、琉璃廠等處觀摩大師巨匠的精品力作,提高自己的藝術鑒賞能力和創作水平。但時間一長,按部就班的工作與他孜孜以求的藝術總有些碰撞,兩者難以兼顧。于是,余本海在妻子支持下破釜沉舟,毅然放棄央企優厚的待遇,當上一名不端鐵飯碗的職業畫家,壓力變動力,辭職的當年,即2009年,渴望正兒八經坐進藝術課堂的余本海如願以遂,考上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霍春陽傳統繪畫高級研修班。在"北漂”的歲月里,余本海如饑似渴地系統學習鉆研美術理論,并且重新規劃他的藝術人生。

       

    以書入畫寫人生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在清華美院的深造使余本海對自已過來的藝術實踐有了新的認識,并且有了新的抉擇。他以為自己過去畫畫停留在小打小鬧丶玩點筆墨游戲的階段上,沒有形成自已獨特的藝術風格,"南京買馬北京配鞍",湊湊合合,難登大雅之堂。這樣老死戶牖,也只是一個在美術界走了一圈的匆匆過客。通過老師指點迷津,加上自己對藝術的那點悟性,余本海對自已的發展方向作了一個準確定位一一主攻黃賓虹大師“以書入畫”的筆墨技巧,在深諳黃氏精髓的基礎上尋求突破、尋求創新、尋求發展。

    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黃賓虹是與齊白石齊名的兩大藝術巨匠,有“北齊南黃”之稱。黃賓虹筆墨內涵之高度,無人超越。尤其是他將深厚的書法功底融入繪畫之中,“以書入畫”,運用書法的線和點,一筆一筆地"寫"出精采絕倫的山水畫,既使是遠處的山峰也是用筆鋒"寫"出,而不是象有些畫家用大墨團涂抹。黃賓虹晚年用筆"寫”出的畫更加洗煉凝重,以"黑丶密丶厚丶重“'為鮮明的特色,其中"黑"是其主要特征。這種積墨技巧上"黑"很難把握,沒有胸有成竹的過硬本事,則是滿紙漆黑,形似涂鴉。但得其要領,則可揮筆直下,左勾右撇丶縱橫恣肆,進入"黑墨團里天地寬"的至臻妙境。這種被世人稱"墨黑黑”的畫風不但難學,而且很少人看得懂,一般畫家都不願啃這塊"硬骨頭",尤其是缺乏書法基礎的畫家。從小在父親"字是門頭書是屋”熏陶下打下了扎實書法功底的余本海則不然,他從小摹習《張景碑》丶《石門碑》丶《乙瑛碑》、《鄭文公碑》等漢魏名帖,隸書功底深厚,而且擅長篆刻冶印。因此黃賓虹以書入畫丶以篆入畫的招式正好適合既隸篆兼擅的余本海傳習。

責任編輯:陳姣
湖南快乐十分钟